????坏与更坏_新 作者:鹅老壳

????坏与更坏_新 作者:鹅老壳

????傍晚,一个身量窈窕,扎着蓬松马尾,穿着校服背着书包的nv孩儿正站在葛家大门前。

????此时已值深秋,一阵秋风吹来,一些高大的落叶乔木经不住,枯h的叶子便悠悠飘下。nv孩儿似是也有些冷,瑟缩了一下,裹紧了秋装校服。

????蒲意按了门铃许久,葛家却还一直没有人来开门,蒲意脸se有些冷,这种效率,要是放在蒲家早就被开除了。

????蒲意之所以会在这里,是因为葛立隅今天生病了没有来上学,他给蒲意打了电话,叫蒲意给他把作业带来一下。

????亏得蒲意每天都给他带饭吃,他们之间的关系好了不少。葛立隅不经意地给蒲意透露了很多他家里面的事,隐隐约约地把自己说得各种可怜。

????出于nv孩儿天生的善良和母x,蒲意对葛立隅的态度温柔热情了不少。

????不过,生病?学习?作业?蒲意相信这些在葛立隅眼中p都不值的东西只是邀请她来的借口而已。

????葛家在葛立隅眼中只不过是一个不得不屈居的避难所而已,他厌恶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想要邀请别人来呢?蒲意思索着葛立隅此举的意图。

????终于,葛家的保镖替她开了门,还领着她走进了客厅。

????楼上走下来了一个少年,他和葛立隅长得不算太像,他的面部轮廓要b葛立隅更柔和些,下巴b葛立隅更尖一些。葛立隅的眼睛是淡棕se,桃花眼,每每一瞥,自带一番风流,他却是墨瞳,圆眼,和着他那嘴角浅浅的梨涡,蒲意心笑,可真像一只不谙世事的小n狗啊。

????他就是葛立隅的弟弟,葛书镜。

????b起外表俊逸隽秀,气质温和清冷,内里却狡诈自私,冷漠孤傲的葛立隅,葛书镜有着被宠着长大的孩子那种与生俱来的自信张扬与家境优渥的矜贵气质,不过他的内心,是否真的如同他所展现出来那样,那就未可知了。

????“你找葛立隅?”他先开了口。

????“嗯,我帮他送一些东西过来,请问他在哪里?”蒲意简短说道,脸上带着浅浅微笑。

????“你是”

????葛书镜觉得很稀奇,葛立隅居然会主动招惹nv孩子,还让她来葛家。他完全明白葛立隅只是看起来与世无争,实际上对葛家的厌恶很深,他这么做无异于主动向nv孩坦白自己的身份,看来这个nv孩子在他心中地位不一般啊。

????“我叫蒲意,是他的同学。”蒲意解释。

????“哪个蒲?”他眉毛一挑。

????“蒲松龄的蒲。”蒲意声音清浅。

????“葛立隅就在走廊里面那间。”他朝楼梯后面的走廊说。

????走廊没有点灯,有些幽暗。

????“好的,谢谢你,那我进去找他。”蒲意向他点点头告辞。

????就在她经过葛书镜身边的时候,葛书镜抓住了她的手臂,仿佛带着笑意说道:“蒲意可得小心点啊,不然被某些野狗咬伤了可就不好了。”

????蒲意没有回答他。

????说完之后,他旋即松开手,离开了客厅。

????蒲意对葛书镜的印象有点变差了,这个小孩子她不喜欢,没有礼貌,没有叫葛立隅哥哥,也没有叫她学姐。

????不过葛立隅最开始好像也是这样,她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葛立隅的回答还只有一个“嗯”字。但是葛立隅不惹人讨厌,相反,她现在还觉得非常有成就感,现在葛立隅会主动跟她说话,也会认真回答她的问题,当然,其中真假她先不论。

????蒲意敲敲房门,没有人应声,她只好自己轻轻地推开。

????房间没有灯,也没有开窗,空气有些沉闷。

????蒲意m0索着打开灯,就见到了正睡着的葛立隅,他连头都埋在被子里。

????蒲意走向前,拿下挡在他头上的被子,只见他的仍闭着眼,眉头微蹙,头发有些乱,双颊染上了不正常的cha0红,提示了他正在生病。

????“喂,葛立隅,葛立隅?”蒲意试着唤醒他。

????葛立隅悠悠转醒,艰难地睁开双眼,看着蒲意,声音沙哑地说:“你来了?”

????“嗯,我把作业带来了,你还好吧?”蒲意关切地问。

????“我没有事。”葛立隅试着坐起来,结果失败了,脸上露出蒲意从没有见过的虚弱表情。

????“你就好好休息。”蒲意帮他拢了拢被子,“你得了什么病啊?”

????“好像有些感冒。”葛立隅有气无力地说。

????“就小感冒你会这样?”蒲意表示不信,伸手触了触他的额头,“我的天,你在发烧。”

????nv孩的手有些凉,葛立隅心里舒服地喟叹,快来关心我吧,我需要你啊。

????“你们家t温计在哪里?”蒲意有些急切地问

????“我不清楚。”

????“我去问问你家佣人。”蒲意作势要走。

????“别。”葛立隅抓住了蒲意的手腕,“他们不会理的,你不用浪费时间了。”

????葛立隅的语气神态可怜兮兮,把一个在豪门里被后妈欺负的小白菜形象演绎得入木三分。

????“他们怎么能这样对你呢?更何况你还是他的亲生孩子,就算有什么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蒲意替他委屈道。

????对,就是要这样,替他委屈,为他心疼,好想彻底对她坦白啊,把自己的y暗,恶意,偏执,自私,都在她面前毫无保留地摊开。你会害怕吗,你会想要逃走吗,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关心我吗,不要作出让我不高兴的选择啊,是你自己来招惹我的,你又怎么能害怕呢。

????葛立隅心底在喧嚣,面上却越发从容,发g的嘴唇弯了弯,甚至带了一点劝慰的微笑:“没有关系的,只要你陪在我身边就好了。”

????蒲意听了不由得瞳孔一震,对上葛立隅温润如水却全神贯注看着她的眼神,她下意识撇开头,一副故意转移话题的模样:“我,我给你倒杯水。”

????葛立隅并不指望蒲意会回答他些什么。这些天,他很明显的感受到蒲意对他有一些好感,不过到底有多喜欢他也不确定。蒲意虽然x子温和,但到底是生于富裕家庭,被宠ai着长大,不会像他这样,对着一点yan光就不想撒手。

????蒲意扶着葛立隅坐起来,又把水递给他,然后开口说:“你喝了水就先休息吧,作业别担心,我今天帮你做。”

????说罢,蒲意站起了身。

????“那你要走?”葛立隅失望之se立显。

????蒲意笑道:“我不走,只是想给你点个退烧药的外卖,我出去给保镖交待一下,叫他们等会儿直接送进来。等你烧退了,我再离开,怎么样?”

????毕竟,她总不能一个nv孩子留在这里过夜。

????“嗯,好吧。”葛立隅明白蒲意已经很迁就他了,只是突然嫌弃葛家麻烦了起来。

????几分钟后,蒲意又走进房间,葛立隅已经喝完水躺下了。她走到窗前,拉开厚重的窗帘,又推开了窗子,清新的空气涌进了屋子。她嫌弃这个房间的空气已经好久了。

????这是一楼,窗户外面的视野也很狭隘,不过还是可以看见金h的草坪和落叶,夕yan的余晖也洒了进来,投s到了床上,葛立隅安安静静地睡着,终于像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了。

????蒲意坐在他床边,飞快地帮他把作业做完了。大概是yan光很舒服,蒲意不知不觉趴在他的床沿睡着了。

????葛立隅见好久都没有动静,悄悄睁开了眼,才发现nv孩儿已经睡着了。他拿出手机,偷拍了一张nv孩儿的睡颜。

????画面里nv孩的脸颊粉红,夕yan给她打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气氛安静祥和。葛立隅放下手机,帮蒲意顺了顺头发,终有一天,他会拿到两人的合照的。

????蒲意也没睡多久就醒了,因为佣人把她的外卖送了进来。

????她先拿出t温计给葛立隅量了一下t温,看着38.5的数值,还是吓了一跳。又给他拿了退烧药让葛立隅先吃了。

????最后,还有一份清粥小菜,蒲意懒得再继续伺候他,就叫葛立隅等烧退了再吃。

????收拾好东西,蒲意对葛立隅道:“我先走了哦,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可以给我打电话。”

????“嗯。”葛立隅有一些不舍,自从那nv人si后,第一次有人这么在乎他,但是今天的美梦也要快做到头了啊。

????看着葛立隅真实的低落心情,不知怎的,蒲意突然走向前,r0u了r0u葛立隅的头。

????“要快点好起来,我等你。”蒲意一双杏眼温柔如水。

????“嗯。”葛立隅别扭地翻了个身,不再看她。

????蒲意轻轻地关上了门。

????葛立隅突然又把身翻过来,该si,他不知道刚才为什么突然害羞了,忘记告诉她注意安全了。

????想着现在时间还不算太晚,又是在葛家,蒲意没有叫人来接她,而是选择走出别墅区后打车回家。

????不过路上,她接到了葛立隅的电话,提醒她回家小心些。

????蒲意笑着应下了。

????这个小鱼儿,看来是迫不及待想跃进她的鱼缸啊。

????既然如此,她要不再帮他一把?新御书屋:HAīTàηɡs Hǔщǔ点℃ΘM

章节目录

坏与更坏_新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书屋只为原作者鹅老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鹅老壳并收藏坏与更坏_新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