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安安的奴妻日常_新 作者:羽落

????白安安的奴妻日常_新 作者:羽落

????床上的男人盖着薄薄的空调被,闭着眼睛依然沉睡着,对她的到来毫无知觉。

????软厚的长毛地毯完全x1收了白安安爬动的声响,她无声无息地爬上了李沐风的床,掀起被子钻了进去,被子下的男t完全ch11u0着,显然,是为了方便她的“叫醒服务”。

????白安安熟门熟路地找到了地方,双手捧着晨b轻轻r0ucu顶端膨胀的guit0u完全含了进去一直顶到自己的嗓子眼,sh热的口腔吮x1着bang身,柔软的小舌轻轻t1an舐着,努力蠕动狭窄的喉头吮吻着敏感的guit0u。

????x器上不断传来叫人头皮发麻的强烈快感,李沐风瞬间清醒过来,睁开了一双迷人的桃花眼。

????掀开被子,李沐风看着伏在自己下腹处正在努力地吞吐着yuwang根源的小脑袋,舒服地眯起了眼睛,挺动劲腰往她嘴巴深处撞去,巨大的roubang轻轻刮过她努力张到最大的牙齿,强烈的快感让他的脊尾蹿过一gugu触电般的su麻。

????李沐风忍住想要sjing的冲动,roubang从她sh热柔软的嘴巴里ch0u了出来,满是q1ngyu味道的沙哑声音下达指令:“背对我,跪好,pgu翘起来。”

????“是的,风主人。”白安安乖乖的背对着他跪趴起来,用的是滕慕调教过的标准姿势,双膝分开,pgu高翘,被小夹子禁锢的rujiang堪堪碰到床单,额头抵在交叠的手臂上,将整个yhu完全展露出来,方便主人欣赏和c弄她的sa0xue。

????李沐风一眼就看到了被c得红肿的花x口中露出了一个细细的按摩bang把手,还有夹住rujiang和y蒂的三个小夹子,轻轻挑了下眉,伸手过去m0了m0她的花x口,果然一手的sh滑,他笑yy的开口:“小母狗一大早就发情了,被c得爽吗?ga0cha0了几次?”

????白安安红着小脸,细声细气的老实回答:“被渺主人c得很爽,也被慕主人m0得很爽,一共ga0cha0了三次。”

????手指g住她身上的细链子扯了扯,三处被禁锢的红肿凸起被迫拉长又弹回去,李沐风注视着她小脸上又痛又爽的神se,笑了笑,手掌在她的花x口来回抚m0着,“那小母狗还想要更爽吗?”

????白安安被他m0得很舒服,q1ngyu也渐渐被g了起来,软软地sheny1n:“想要~风主人,求你给我~”

????“那就给你吧!安安小母狗,不管你要什么,主人都给你——”李沐风弯着迷人的桃花眼,下t肿胀的巨大roubang青筋缠绕,高高翘起,手指拽住按摩bang的把手想要将它拔出来,换成自己的真家伙狠狠的c进去。

????“啊,不行不行!不能拔出来——”想起丈夫的命令,白安安尖叫着蠕动xr0u夹紧了按摩bang,不让李沐风拔出来。

????“嗯?”李沐风瞧着她急切的小模样,倒是停止了动作,手指虚虚地捏着按摩bang的把手,挑眉笑看她,口气隐隐的不悦:“小母狗什么意思呢?不想爽?还是不想让我爽?不记得你的狗奴约定了?作为狗奴,你可不能拒绝我们的任何要求哦?”

????“因为渺主人说了,按摩bang不能掉出去的。”白安安眨着水汪汪的眼睛,哀求地看着他,双手往后握住自己两片t瓣用力掰开,露出半掩在t缝中的那个略微红肿的后x口,清脆的声音软软地求着他,“风主人,用狗奴的后x好不好?狗奴的后x也会好好侍候风主人的!”

????心ai的小nv人都这样哀求自己了,还能怎么办?李沐风叹了一口气,他对她总是心软,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s了。不过他也不是真的想成为一个s,就是单纯的想要她快乐而已。

????她开心就够了。

????李沐风一直很能调整自己的情绪,当即将按摩bang塞回她的花x里,几缕粘腻的yet被挤了出来也不甚在意,他笑盈盈地看着她,“既然你都这样求我了,好吧,就用你后面的sa0xue儿来取悦我吧,谁叫我就是个心软的主人呢~不过不听话的小母狗,可是得先接受主人的惩罚哟~”

????他飞快地瞥一眼一直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他们的男人,暗暗啧了一声,不能不罚啊,不然那个男人待会就要变本加厉地惩罚他心ai的小nv人了。

????“跪好。”李沐风收回目光,冲着nv人抬了抬下巴,从床头的柜子里翻出一个三指宽的木拍子,在她挺翘饱满的pgu上敲了敲,“老规矩,三十下,自己报数。数错或着躲闪,一次加五下。”

????“是的,风主人。”白安安连忙将双手收回来,用接受pgu鞭打惩罚的标准姿势乖乖的翘着pgu跪好。

????李沐风心里叹着气,握着木拍子狠狠地往她的小pguch0u了过去,在滕慕的注视中也不敢放水,毫不留情地在她的tr0u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红肿的长痕。

????白安安翘着小pgu跪伏的身t一动都不敢动,稳稳地接住来自主人的惩罚,忍住tr0u上不断炸开的痛楚,以及腿心处被疼痛g起的一b0b0su麻和快意,认真地报数:“一、二、三……”

????啪啪啪的三十下很快就打完了,李沐风瞧着nv人被自己ch0u得红肿不堪的小pgu,心中对自己在她身上造成的伤痕真是又怜又痛,这也不知道是谁惩罚谁呢,又看到她腿间不知不觉滑出一半的按摩bang,以及花x口淅淅沥沥的不断流淌出来的jingye和yye混合物,知道她被他打着pgu,最后却是爽得ga0cha0了。

????对白安安天生的m奴t质真是痛恨至极,自己ch0u得越狠,她却是越爽!李沐风扔开木拍子,抬手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扇在nv人红肿的pgu上,脸上依然笑yy的骂道:“yinjian的小母狗,被我打得很爽?按摩bang都快掉出来了,看你待会怎么跟时渺交代!”

????“啊!”被ga0cha0冲击得失神的白安安连忙收紧x口,想要夹住仍在下滑的按摩bang,但被yye冲刷得sh滑无b的按摩bang却完全夹不住了,眼看着就要掉出来,她急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忙向李沐风求救:“风主人,求你帮狗奴将按摩bangcha回去好不好?”

????作为狗奴,如果没有得到特别允许,主人放置在她身上的任何器具都是不能碰触的。所以,如果李沐风不帮她,她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按摩bang掉出来,然后乖乖接受来自时渺的惩罚了。

????“贱狗!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想要时渺罚你吧!然后被打得爽到sa0xue直淌水,就像现在这样!我才不如你意!”李沐风笑yy的骂着她,手里却是顺着她的意,握住按摩bang的把手将其推了回去,严严实实地将花道里的yshui都堵住,然后又用力扇了一下她红肿的t瓣,“掰开你的小pgu,将后面那个y1ngdang的sa0xue露出来!你的主人现在要使用你的小sa0xue了!”

????白安安只好忍住痛楚,乖乖地伸手掰开自己的t瓣,将羞涩的后x完全展露出来。

????李沐风伸出手指在后x口的皱褶上r0u了r0u,然后两根手指不客气地刺了进去,又紧又窄的xr0u瞬间热情地将他的手指hanzhu,来来回回地ch0uchaa几下以后,甚至有sh润的肠ye冒出来让他能更加顺滑地ch0uchaa,心中暗赞滕慕果然不愧是金牌调教师,安安的后x才被他调教几天就好c那么多,还能出水了。

????这钱花得值!李沐风笑眯眯地弯着桃花眼,手指ch0u了出来,扶着自己早已疼痛不堪一直叫嚣着释放的大roubang,慢慢地v人紧窄得不可思议的后x中,细细感受着x器被肠r0u挤压的快感。

????窄小的后x被尺寸巨大的紫黑seroubang完全撑开,x口不见一丝皱褶,强烈的饱胀感让白安安又痛又爽,花x忍不住淅淅沥沥地淌着水,x口一张一合地收缩着,几乎连按摩bang都含不住了。

????李沐风挺着瘦劲有力的公狗腰,巨大的x器一下又一下地在她的后x里摩擦着,两个饱满的子孙袋也不断地拍打在她的腿根处,猛烈强劲的节奏撞得她几乎跪不住,细细的汗珠从男人的额上滑落,他弯着迷人的桃花眼,笑眯眯的,一手g住她虚软无力的细腰,一手狠狠地扇在她红肿不堪的pgu上,“小母狗,乖乖的夹好了,按摩bang再掉出来,我可不帮你了~”

????白安安娇弱无力地伏跪在床上,过于强烈的快感使她的眼角不断迸出愉悦的泪水,红yan的唇瓣只能发出一声声软neng的y哦:“啊~风主人,太快了~求你了,慢一点,轻一点~”

????男人的回应却是更快、更重、更狠的撞击,笑眯眯地拉扯着她身上的细链子,一次又一次地牵动rt0u和y蒂三处敏感点,让nv人发出痛苦与愉悦夹杂不请的sheny1n声。

????“啊啊啊~我要si了~风主人,母狗要被csi了~求求你,s给我、s给你的狗奴吧~”

????李沐风俯身贴着她光lu0的背脊,下t重重地撞击着她,炙热的喘息声吐露在她的耳边,温柔又深情:“安安,告诉我,你快乐吗?这样的生活,你觉得幸福吗?”

????白安安的思绪早已被q1ngyu混乱,听到他的问话,只能用本能来回应:“嗯,沐风,我很快乐,爽得快上天了~因为有你们在,我一直都觉得非常幸福……”

????李沐风释然地笑了,“你觉得快乐就好。”

????“安安,我的小母狗,我的宝贝儿,我的小公主,我ai你,我的ai全部都给你,我的jingye也全部s给你——”

????动情地嘶吼着,李沐风紧紧地掐住nv人的细腰,roubang狠狠地撞入她的后x深处,马眼张开,一gugu浓稠的jingye喷洒在肠道里面。

????待jingye完全sg净以后,他才慢慢地将软下来的roubangch0u离后x,看着那个被c得又红又肿的x口以r0u眼可见的速度在慢慢地收缩,隐隐能见到里面正在缓缓流淌而出的白浊yet,他m0着下巴笑了笑,在床头柜上迅速翻找着,很快就扒拉出一根拖着毛茸茸狗尾巴的拉珠gan塞。

????有样学样呀,时渺往她花x里塞按摩bang,他往她后x里塞,她不就想做他们的小母狗么?

????成全她。

????掰开nv人的t瓣,看着她窄小的后x十分乖巧地一口口吞掉gan塞上那串大小不一的浑圆拉珠,将他shej1n她肠道里的jingye完全堵住流不出来,李沐风心中莫名涌起一gu强烈的满足感,拽住露出外面的那根毛茸茸的狗尾巴拉了拉,确定gan塞不会随便滑出来以后,他轻轻拍了一下她红肿了一圈的小pgu,“好了,你就这样去找时灏吧。”

????他笑眯眯的,“我上班以后你可以让滕慕将狗尾巴取出来做其他调教,但是晚上我回到家的时候,必须见到这根尾巴cha在你p眼里来迎接我。记住了么,小母狗?”新御书屋:HAīTàηɡs Hǔщǔ点℃ΘM

章节目录

白安安的奴妻日常_新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书屋只为原作者羽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羽落并收藏白安安的奴妻日常_新御宅屋最新章节